蓝小腐

打赌

“问,嘉德罗斯喜欢谁?”
  我/雷狮:“雷德/格瑞”
雷狮挑眉:“哟,小姑娘,你是要和我赌吗?这样吧,我也不为难你。如果你输了,那就叫我一声爸爸!”
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安迷修:“那就叫我一声爷!”
   我:“……”
  雷狮:“……”
  今天的安迷修也在作死。:)

我爱你

嘉德罗斯:“格瑞,你不懂吗?我明知道你会拒绝,可每天为什么还是不知疲倦地来找你打架呢?因为我爱你。我一直爱着你。我想每天都能见到你,每天与你共餐,和你组成一个家庭。我,我想成为你的――――――父亲。”
格瑞:“mmp”
格瑞想打人。

“格瑞。”嘉德罗斯举起武器,“跟我打一架吧!”
   格瑞皱眉,刚想开口就被笑声打断。
“噗呲”凯莉笑得一脸腐女(?)“我说嘉德罗斯,你不会喜欢格瑞吧?”(^3^)
   躲过攻击,凯莉一脸看懂了一切的表情,“心虚了吧。来,格瑞就在那,叫“老婆”。”
    嘉德罗斯不爽,嘴快道:“格瑞是我死对头,雷德才是我……”嘉德罗斯反应过来慌忙闭嘴。
   “哦~”全场滑稽脸 。

PS:由真实事件改编,一次调戏前桌说他发小(我同桌)是他老婆,结果他想都没想说:“xxx是我兄弟,xxx(我gay蜜)才是我……”我笑了一天

花吐症

“咳咳咳”一股血腥味涌上喉咙,原本从小到大都看不腻的莲花花瓣在此时变得刺眼。
   江澄看着满地的花瓣开始苦恼,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呢?
   不知不觉中自己变成了一个人,先是爹娘,再是姐姐。魏婴跟蓝湛走了,金凌也成了家主,有自己的生活。
   想找个人说话,变得这么难。
   虽然开始对那个人商议为由的时不时探望感到烦,但确实不孤单了。
   在一次喝醉后,大倒苦水拉进了我们的关系。之后每次看见他来,只是让家仆准备他爱吃的糕点、茶水。不再惊讶。
    他很温柔,是个很好的倾听者。这段友谊,让我珍惜,可,它是何时变质的呢?
    一想那个名字,喉咙里充满血腥和甜腻,种子在血液里发芽。眼皮变得沉重。啊,昨晚好像做了一个梦,梦中,我和他在一起了。
    江澄闭上眼,泪划过脸庞。
   “晚吟”

“给我站住!”电视演着精彩的节目,吴邪看着却走了神,脑内不断回想起那个蓝色连帽衫。
   在三叔店前的第一次见面,明明以前从未见过,为什么这么熟悉?
    到底在哪见过?吴邪疑惑着,还有自己为什么这么在意他?
    电视还播着偶像剧,“喜欢的人这时会出现在家门”
     “叮咚”打开门,熟悉的蓝色。
   哦,吴邪笑了笑,也许是前世见过吧。

“小哥,我回来了。”吴邪推开门,看着乱糟糟的房间,叹了口气,“每次回来都这样,小哥,我不在你怎么办啊。”
  “你那么厉害,怎么会连这些小事都办不好呢?”吴邪收拾好屋子,又围上围裙做饭,像个老妈子一样念叨着,“虽说我肯定会一直在你身边,但……”
    “吴邪,别说了。”胖子低下了头。
     吴邪一愣,回头,客厅中胖子一人站着。

“我……我喜欢你。”女生扯着裙角,满脸通红。
   男生抱歉地笑了笑“对不起,我有喜欢的人了。”
    “谁?”女生还是有点不甘心地问。
    “上次那个咖啡店的店长。”男生说完就走了。
   还是迟了一步,不过那个店长确实挺好看的。女生垂头丧气地想,等等,那个店长……不是男的吗???

为什么

   为什么?

  为什么你要赶跑那群欺负我的人?是想装善良的圣母吗?整天穿着一身白衣,脸上挂着虚伪恶心的笑容,摆出一副救世主的样子。哼,哪些笨蛋却也都相信了,整天像苍蝇般围在你身边讨好你,真是可笑至极。
  
  所以,请收起您那尊贵无比的手吧,您可是天下第一门派的大弟子啊,将来的掌门人!而我呢?只是一个下贱无比的娼妓之子。对不对我关心,都无所谓,影响不了您的形象。您就像您的师兄弟一样嫌弃厌恶地看着我,离得远远的吧。

  啧,真是让您费心了,将我带到你们门派里,做了个,打杂的?以前我是被人嫌弃,被人打,饿着肚子在小巷里徘徊。现在托你的福,我是被人嫌弃,被人打,饿着肚子做杂活。还真是感谢您啊!

   为什么?

  为什么你要护着我?在门派所有弟子面前,说欺负我就是跟你作对。看到我被欺负你不应该高兴吗?别告诉我,你真忘了上次我泼你的那盆污水。哦――我明白了,你是想显得你很大度,对吗?呵,我差点信了。

  你……是认真的?将我搬到你旁边的房间里,每天给我送吃的,帮我上药,给我将你故事,陪我干活……你到底有什么目的!

   痛吗?痛。那你为什么还要为了我顶撞你师尊。你真不在乎我的身份,我的性别?  好,那我也不在乎。

   这是我这辈子最开心的一天,你师尊终于接受了我们的关系,我们正大光明的在一起了,大家都祝福我们。你也一直在我身边――可,为什么?

   为什么你当上掌门后,对我的笑容少了,对她的却越来越多。曾经你每天都在我身边,寸步不离;现在每天待在她身边,一个眼神也不屑给我,连见你一面,都成了奢望。

  原来我在你心里,一直都是一个配不上你,连给你提鞋都不配的下贱的娼妓之子!

  真是讽刺呢,我真的无法将眼前这个满是嫌弃,抱着别的女人的你与记忆中那个眼中只有我的身影的你联系在一起。   够了!不必脏了你的手,我自行了断吧。

   愿来世,不再遇见你。

   

     我和他从小玩到大,青梅竹马,两小无猜。我,也从小暗恋他到大。
      今天,是他的生日,我要表明自己的心意。可……原来他已经有喜欢的人了,而且对方也喜欢他。
        还是迟了一步。
       虽然很不甘,但,我还是祝福他和他